top of page

芬蘭小校是否仍有轉機?

近兩個月來,芬蘭媒體報導諾奇亞(Nokia),漢美林那( Hämeenlinna), 楊沙 (Jämsää)等縣市政府建議或決定關閉小校的消息。以大學和建築聞名的于法思屈來市(Jyväskylä)也在九月宣告規劃關閉6所小型學校(學生人數50人以下),市政府期望藉此可以在2024年節省一千兩百二十萬歐元的支出。2024年于法思屈來在發展與教育上預算為252,954,200歐元 (Kotilainen, 2023)。


小校關閉並不是新消息。近二十年來,芬蘭中小學校有數量減少和學校規模擴大的趨勢。圖一中顯示,編制涵括一至九年級的學校數量歷年上升(深紫色線條),20-49人的小校數量則歷年下降(淺紫色線條)。芬蘭小校逐漸消失的原因有:


一、人口下降以及往城市移動。

二、小校財政誘因的廢除。芬蘭國會在2006年後在中央政府對地方財政貢獻中取消小校網絡係數(Pienkoulujen verkkokerroin後,50人以下的小校便急速消失。在2015年前,每年都有近100所的學校關閉。

三、社會福利與醫療制度的政策改革。由於人口數量和分佈的變動,芬蘭近年推動縣市聯結提供社會福利與醫療制度。這使得社會福利與醫療的提供有集中的趨勢,單一地方政府提供基礎服務的功能則被消弱。內容包括學校、學前照護、和教育發展等服務提供。

四、地方政府決策偏向撙節。芬蘭廣播公司(YLE)的記者調查組織MOT報告指出,許多芬蘭地方政府決策過度倚賴單一顧問公司,在面對地方財政緊縮時,採用撙節做法刪砍教育等預算,而未考慮到學校吸引居民和附帶服務而帶來的稅收和文化發展( Tolpo ja Skön, 2020) 。


有趣的是,地方公民社會對這些與小校相關的國家資源調整與地方政府措施的反應。這些反應的基礎是芬蘭小校在芬蘭歷史制度發展出來的的教育優勢。芬蘭地廣人稀,1950年代戰後時間學校成為地方建設的主要機構之一,小校數量開始上升。芬蘭市郊和許多人口稀少的縣市設有小型中小學。小校中多數採用混齡混組教學,並且部分教師由數個學校共享。因為學校人數稀少,同儕合作學習,學校之間分佈的圖書館、課後與戶外教育服務的提供者等資源,小校在學生福祉和學習上呈現許多優勢(Karlberg-Granlund, 2023)。


小校優勢在學校規模擴大與數量減少的趨勢下成為議題,引發公民社會的行動與組織。2006年因應小校財政誘因的取消,便有24000人聯合署名,以大學教授Eira Korpinen為主要提案人,於國會提案阻止該案通過。其後更結合芬蘭村落協會,進行政策倡議,並記錄和回應政府的財政規劃。2023年初芬蘭村落協會在國會選舉前,便發表小校拯救包倡議書(Kyläkoulujen pelastuspaketti, 2022)。


地方政府的教育部門也進行串聯,結合大學,村落協會,班級教師聯盟,在師資培訓制度改革和新的中小學課綱的背景下,針對預期的小型學校師資預備的缺乏,準備師資培訓和在職訓練的課程 (Kangasoja, 2017)。


冠狀疫情帶來的工作型態轉變和人口移動也為小校生存帶來動力。許多遠端工作者和企業主在冠狀疫情後,偏好居住於鄉村或小型社區,而搬離都市。小校於是成為他們移入社區的動機之一。于法思屈來市府廢校的建議便招致百間公司的請願。該市新移入的遠端工作者和企業主以其公司聯名,指出裁減學校而未減少教師數並無助於地方財政,並會造成教育品質下降;他們也以移出該市減少賦稅為後果,提出請願保留小校 (Kaski, 2023)。


芬蘭小校,在公民社會的主動倡議和尋找解方下,仍有社會需求,需要被檢視和發展其功能。


圖1

芬蘭中小學歷年校數

註:資料取自芬蘭統計中心Tilastokeskus

圖2

前身是國民學校位於Lappajärvi的民宿

註:圖片來自本文作者


 

參考資料


Kyläkoulujen pelastuspaketti, 2022. Suomen kylät ry:n julkaisu. https://suomenkylat.fi/content/uploads/2023/01/kylakoulujenpelastussuunnitelma_.pdf

 

Kangasoja, M. (2017). Osaava-ohjelman hyviä käytänteitä: Opetustoimen henkilöstön osaamisen kehittämisen toimintamalleista ja niiden mahdollisuuksista. https://julkaisut.valtioneuvosto.fi/bitstream/handle/10024/160352/45_2017_Osaava-ohjelman%20hyvi%C3%A4%20k%C3%A4yt%C3%A4nteit%C3%A4_kansilla.pdf?sequence=4&isAllowed=y


 

Kotilainen, V. (2023, 09,01). Jyväskylä aikoo sulkea kuusi lähikoulua - opetukseen ja varhaiskasvatukseen kaavaillaan suuria säästöjä. YLE. https://yle.fi/a/74-20048031

 

Kaski, H. (2023, 10,02). Jyväskylässä poikkeuksellinen ulostulo yrityksiltä – satapäinen joukko vetoaa lähikoulujen puolesta. YLE. https://yle.fi/a/74-20051957


 

Tolpo, A. ja Skön, K. (2020, 11,23). Yksi konsultti on yli sadan kunnan leikkauslistan takana – säästöjä etsitään lähikouluista, kulttuurista ja jopa uimahallin veden lämpötilasta. YLE.


 

Karlberg-Granlund, G. (2023). The heart of the small Finnish rural school: Supporting roots and wings, solidarity and autonomy. In : Reimer, K.E., Kaukko, M., Windsor, S., Mahon, K., Kemmis, S. (Eds) Living Well in a World Worth Living in for All: Volume 1: Current Practices of Social Justice, Sustainability and Wellbeing (pp. 47-67). Singapore: Springer Nature Singapore.


 

若需引用此文章內容,請使用下列APA 7格式:

林宏達(2023年 11 月14日)。芬蘭小校是否仍有轉機?。教育新知國際串聯。https://www.gel-net.com/post/202311-04

Comentarios


其他活動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