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淺談日本學習指導要領中「主體、對話式的深度學習」之概念

2023年12月上旬『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公布『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2022』(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施測結果,在81個參與的國家與經濟體當中,臺灣的表現斐然,分別在三個主要的施測項目數學、閱讀以及科學素養當中取得547(第三名)、 515(第五名)、537(第四名)分的佳績。同為亞洲國家的日本也在疫情期間逆勢成長,在三個主要施測素養中分別達到536(第五名)、516(第三名)、547(第二名)分的高標準,特別在閱讀素養方面比起上一屆(504分,於78個國家地區排名15名)取得了顯著進步,這不禁令人好奇背後原因。


早稻田大學的田中博之教授(2023)將日本此次優異表現歸諸於三項主因,分別為:(1)新式的學習指導要領之影響;(2)相比於其他國家,日本在疫情期間的停課時長相對較短;(3)ICT載具的使用能力有所提升。本文針對第一點進行深入探討。


「學習指導要領」可以被理解為臺灣的課程綱要,是日本文部科學省(相當於台灣的教育部)所頒布的中小學課程標準。近期學習指導要領以「主體、對話式的深度學習」(主体的・対話的で深い学び)的概念進行設計,此項核心分別在2020、2021、2022年度於國小、國中和高中開始實踐。主體對話式的深度學習重在透過意見交流來解決問題,這與PISA的題型設計相關,PISA的施測不僅止於單純的數學計算或是詞彙理解,在三個主要施測的素養類別中都非常重視多項數據、資料、圖表的整合,透過比對發現共同與相異點,這需要相當高階的資訊提取以及分析能力,田中教授認為這與深度學習的成果相互連結。


圖1

「主體、對話式的深度學習」的主要架構

取自【基本から解説】主体的・対話的で深い学びとは?,教育ピックス 編集部,https://x-ship.jp/media/syutaiteki_taiwateki_fukai/。


要言之,主體、對話的深度學習可分為三個要素來說明(文部科學省,2018),分別為:


一、主體式學習(主体的な学び):

學生自己設定課題,找到學習的意義和目的,追求自我實現的學習。教師可以通過小組活動讓學生親身經歷解決問題的過程,或是令學生構思個人職涯(career)發展的方向,反思自己的學習活動,並將其應用到其他的學習情境。


二、對話式學習(対話的な学び):

多人互相提出意見,進行共同合作以解決問題的學習。此觀點也認為,學生不該只是接受教師提供的答案,而是必須透過批判思考產生自己的想法,在這種前提下,教師更需要透過引導讓學生產出意見,並保持尊重的態度。


三、深度學習(深い学び):

加深對現象或事件的本質理解,培養高層次的思考能力的學習。深度學習指涉的不僅僅是單純地記憶和增加知識,更是指能夠思考並將學到的知識應用於自己的生活的學習,此外,這種學習方法不僅僅限於學科的範疇,還要涉及解決社會和地區的問題。


關於「主體、對話式的深度學習」的教學實例,長沼久美子(2019)老師透過運動會籌備的過程來講解這種教學方法的應用。


圖2

「主體、對話式的深度學習」的課堂實例示意圖

取自「主体的・対話的で深い学び」の実践例を紹介︕ 運動会準備編,長沼久美子,2019,https://kyoiku.sho.jp/7966/。


上圖右方,在運動會期間各班需要準備加油的歌曲和台詞,教師可以詢問學生要加入哪些語句,並在學生提供意見的同時提問,比方說詢問「全力以赴」是什麼意思。而在左圖中,教師要鼓勵學生在小組討論過程中使用正向、肯定的語言,左圖右邊的小組女生說:「我是這樣認為的。」,同組的男生回覆:「這點子不錯。」,而左邊小組的男生則是遇到同樣的話卻回覆:「這種作法是沒用的。」這就不是一個好的對話方式,比較像是在辯論。


上述簡單介紹日本學習指導要領的變遷概況,事實上過去日本的課程綱要就深受PISA所影響而調整(Takayama, 2008;2010),可以說PISA做為一種國際大型評比,除了可以拿來比較不同國家地區的教育品質之外,也可以視為一種探討一國教育改革的工具,另一方面關於「主體、對話式的深度學習」在近年也受到不少日本教育學者討論,並已經出版成相關書籍(Matsushita, 2017)。對於臺灣學者而言,這不僅是一個可以參考的學習科學框架,也可以更進一步與自身素養導向的教育框架進行深度的比較。

 

參考資料


 


田中博之(2023年12月26日)。緊急分析! PISA調査最新結果「読解力躍進」の真実 #1。みんなの技術教育。 https://kyoiku.sho.jp/281489/


 


長沼久美子(2019年5月10日)。「主体的・対話的で深い学び」の実践例を紹介︕ 運動会準備編。みんなの技術教育。


 

教育ピックス(2023年8月12日)。【基本から解説】主体的・対話的で深い学びとは?。教育PICKS。 https://x-ship.jp/media/syutaiteki_taiwateki_fukai/



 

Matsushita, K. (2017). Deep Active Learning: Toward Greater Depth in University Education. SPRINGER.



 

Takayama, K. (2008). The politics of international league tables: PISA in Japan’s achievement crisis debate. Comparative Education, 44(4), 387-407. https://doi.org/10.1080/03050060802481413


 

Takayama, K. (2010). Politics of externalization in reflexive times: Reinventing Japanese education reform discourses through “Finnish PISA success”. Comparative Education Review, 54(1), 51-75.

 


若需引用此文章內容,請使用下列APA 7格式

郭晏輔(2024年3月18日)。淺談日本學習指導要領中「主體、對話式的深度學習」之概念。教育新知國際串聯。 https://www.gel-net.com/post/202403-02

Comments


其他活動

bottom of page